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信息 >

余永定:中美贸易战的回忆与展望

  

   2018年3月8日,特朗普宣布对钢铁和铝制品区分加征25%和10%的关税,打响中美贸易战第一枪。

   3月22日,美国贸易代表(USTR)发布《中国贸易实际的301条款调查》,认定中国政府在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相关的举动、政策和实际是“不合理或歧视性的,对美国商务构成担负或限制”。3月23日,作为对美国加征钢、铝制品关税的报复,中国政府发布了价值30亿美元的加征关税的美国产品清单。

   4月4日,美国贸易代表基于301报告结论,发布将于7月6日对1333种、总值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4月4日,中国宣布对106种、总值5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增25%的关税,其中包括了大豆和波音飞机。

中美贸易抵触的逐渐晋级

   4月5日,特朗普要求USTR思索加征1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4月5日,中国就美国出口钢铁和铝产品的232措施,向美方提出WTO商量央求,正式启动WTO争端处置顺序。同日,中国也就301措施提出WTO商量。

   4月18日,美国表示已赞同就征税措施与中国在争端处置机制下商量。

   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工业平安局(BIS)宣布对中兴实施制裁。

   5月2日,美国代表团抵京。在中美第一次谈判中,美国实施特朗普的“疯人战略”,对中国漫天要价。其详细要求主要为:

除普通的误差与遗漏外,按传统的解释,缘由有二。一是美国把中国香港转口贸易额笼统地计算在中美贸易之中,但它实践上有很大比例应归于中国之外其他国度或地域经过香港的贸易转口。二是美国在计算对中国的进、出口时,出口金额按离岸价钱计算,出口金额按到岸价钱计算,出口不包括装卸、运输和保险等费用(增加出口支出),出口的装卸、运输和保险等费用全部算作自己的出口支出(添加出口支出)。这种计算方式也人为添加了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至于中国对美的出口大多是最终制成品,在出口品中包括了少量来自其他国度特别是东亚国度的中间产品和美国的产品(如苹果手机中的芯片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1)从2018年6月末尾,每12个月至少增加1,000亿美元的对美贸易逆差。到2020年底,同2018年底相比,至少增加2,000亿美元对美贸易逆差。

   (3)取消对在华运营的本国公司的投资限制,包括本国公司在中国本地合资公司的股权下限;在2018年7月1日前发布改良后的外资投资全国性“负面清单”(所谓的“负面清单”是指对外商投资完全封锁或有条件开放的产业部门,一切在这个清单中没有提到的经济部门都将对本国投资开放)。在清单发布的90天内,美国将核对依然存在的对美国不公的投资限制。中国在接到美国的效果清单之后,将依据中美共同决议的时间表积极消弭这些限制。

   (4)中国于2019年1月1日前中止有关知识产权的特定政策和做法(强迫技术转让、合资企业要求等)。

   (5)中国于2019年1月1日前撤销《技术进出口管理条例》和《中外合资运营企业法实施条例》中美国在WTO商量所指认的条款,并依据美国要求修正上述条例。

   (6)中国于2018年7月1日前撤回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的商量要求。

   (7)对美国基于301调查的案件而采取的任何措施,中国不可采取任何方式的报复并防止做出任何报复举动。

   (8)赞同立刻中止对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的网络、经济特务、仿冒和盗版活动,对实施以上措施的停顿停止季度评价;假设中方完不成承诺,美方可以施以关税惩罚;赞同遵守美国的出口控制法。

   (9)不支持、应战和报复美国对中国对美技术和国度平安敏感部门投资实行的限制。

   (10)2020年7月1日前,中国将把非关键(non-critical)部门一切产品的关税降到不高于美国同类产品的水平。中国认可美国能够将对关键部门产品(包括同中国制造2025有关的产品)出口施加限制或征收关税。

   (11)中国若未能实行本协议,美国将会对中国出口征税并采取其他适当措施,中国承诺将不会对此采取报复措施。

   (1)中国将降低从美国出口汽车和其他产品的关税,并少量出口美国的货物和效劳,条件是美国采取如下后续举动:一是撤销对中国的高科技出口禁令,尤其是集成电路产品的出口限制;二是向中国的IT产品开放美国政府推销;三是在2018年5月31日之前恢复中国对美国的熟制禽肉出口,等等。

   (2)经过以下措施添加双边效劳贸易:双方成立效劳贸易任务组;在海南自贸区向外资开放效劳业(医疗保健、养老、修树立计、环境维护等);在15个地域展开跨境效劳贸易试点;扩展中国对美国电影的出口。

   (3)增强与美国的知识产权协作,但中国在其出生协议下对合资和股比政策不应被视为“强迫性技术转让”。

   (4)修订美国对中兴通讯的限制,确保半导体行业的全球供应链。

   (5)要求美国中止运用“替代国”作为对中国产品反倾销调查的基准(换句话说,实践上供认中国在WTO下的市场经济位置)。

   (6)终止301条款对中国知识产权效果的调查、并撤销调查下的任何关税方案;承诺在未来不对中国发起任何301条款调查。

   5月15日至19日,刘鹤率团赴美停止第二轮谈判。达成的协议包括采取有效措施以实质性增加美对华货物贸易逆差,中方将少量添加自美购置商品和效劳,有意义地添加美国农产品和动力出口。双方就扩展制造业产品和效劳贸易停止了讨论,赞同为上述范围达成共识发明有利条件。中方将推进包括《专利法》在内的相关法律法规修订任务。双方赞同鼓舞双向投资,将努力发明公允竞争营商环境,继续坚持高层沟通。外电则泄漏,中国拒绝了美方要求中国增加贸易逆差2000亿美元的要求,但赞同添加动力和农产品出口,出口额接近700亿美元。中美并未处置所谓的“知识产权偷盗”效果。中国拒绝了美国提出的中国在国企革新、产业补贴、强迫技术转让、产能过剩四个范围做更实质性改动的要求。

   (2)立刻取消对《中国制造2025》确定的10个高科技制造业部门的补贴和其他政府支持。

   5月20日,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表示,中美贸易战曾经“休战”。

   5月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称,他将让中兴在完成“高水平的平安保证,改组管理层和董事会,购置美国零部件以及交纳13亿美元罚款”之后恢复业务。

   5月29日,白宫宣布声明称将在6月15日发布限制对华贸易的详细措施。中国商务部立刻指出这一声清楚然有悖于不久前中美双方在华盛顿达成的共识。

   5月30日至6月2日,中美停止了第三轮谈判。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和中国副总理刘鹤在完毕两天的讨论后没有宣布结合声明,美国代表团没有宣布评论就启程回国。新华社在一份冗长的声明中表示,罗斯和刘鹤取得了“详细的停顿”,但没有详细说明。但新华社也正告称,假设美方出台包括加征关税在内的贸易制裁措施,双方谈判达成的一切经贸效果将不会失效。

   6月15日,美国政府宣布,将按原方案于7月6日执行对中国出口商品加税25%。数分钟后,中国商务部宣布将对美国出台“同等规模、同等力度”的征税措施,双方此前商量达成的一切经贸效果将同时失效。

   6月16日,针对美国6月15日的决议,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对原产于美国的659项约500亿美元出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对美农产品、汽车、水产品等545项商品,自往年7月6日起实施加征关税;对美化工品、医疗设备、动力产品等114项商品加征关税,实施时间另行公告。

   对美国的漫天要价,中国代表团的反响是有节制,但也是坚决的:

   6月18日,特朗普又宣称将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关税;并要挟假设中国还击,美国将对另外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追加额外关税。


   6月19日,中国商务部发言人就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宣布说话,假设美方丧失理性、出台清单,中方将不得不采取“数量型和质量型相结合”的综合措施,做出强有力反制。

   谈判的最终结果不得而知,但可以猜到,中国代表团拒绝了美方的在理要求,但为了防止贸易战,也做了必要的退让。谈判公报表示:“双方就扩展美对华出口、双边效劳贸易、双向投资、维护知识产权、处置关税和非关税措施等效果充沛交流了意见,在有些范围达成了一些共识。”

   严厉说,中美贸易战还没有真正打起来。从2018年3月8日特朗普宣布对钢铁和铝制品区分加征25%和10%的关税,到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率团来华同刘鹤副总理停止中美之间的第三次贸易谈判,这之间所发作的一切都只是战前交锋。只要当美国对中国实施如加征关税等贸易维护主义措施,且中国实施报复措施之后,中美贸易战才算正真开打。中国方面目前仍在尽最大努力,争取防止一场没有胜者的贸易战。美国方面也不一定希望中美双方迸发一场贸易战,但试图以贸易战相要挟,争取从中国榨取最大利益。由于中国出口对美国市场的高度依赖,打贸易战中国损失能够更大,这正是美国有备无患的缘由。但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美国也不是完全有备无患。打还是不打?假设要打,打到什么水平?双方政府一定在不时停止推演,以决议自己的最佳战略。美国希望完成“不战而屈人之兵”,中国则希望在损失最小的状况下,防止贸易战。

   在经过三轮谈判之后,中美贸易战一度出现休战迹象。但是,6月15日特朗普不顾此前达成的体谅,执意宣布执行4月4日对中国500亿美元产品加征关税的方案。6月15日(美国发布数分钟之后)中国不得不宣布:将对美国出台“同等规模、同等力度”的征税措施,双方此前商量达成的一切经贸效果将同时失效。事情开展到这一境地,中美贸易战曾经基本不可防止。

   美国要同中国打贸易战,其可以摆到桌面的理由不外乎三条:一是中国对美临时坚持少量贸易顺差;二是中国不遵守WTO承诺;三是中国经过不公副手腕取得美国技术。美国政府外部,或因利益不同或因认知不同,对上述三点的侧重各有不同。例如,特朗普在前期强调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而纳瓦罗和莱特希泽等则一直强调所谓的“结构性”效果,如中国以“不合理手腕窃取美国技术”等。

  

如何看待美国对华贸易逆差

  

   关于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效果,我们至少有五点评论。

   第一,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没有美国说的那么大。特朗普称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每年有5000亿美元,这是信口胡说。按美国官方统计,2017年美中贸易逆差3752亿美元。但依据中国海关统计:中美货物贸易顺差为2758亿美元,中美效劳贸易则为逆差。

   是什么缘由招致中美两国贸易差额统计出现如此大的差异?一种盛行的解释是:中国对美出口中包括了少量的中间产品。这些中间产品其实是其他国度(包括美国自己)对美国的出口,但在美国的统计中,这些中间产品都算在中国头上了。我们经常喜欢以苹果手机为例,说明假设将此类中间产品从出口总额中去掉,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至少增加一半,但这种解释是错误的。形成中美统计差异如此之大的真正缘由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