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信息 >

林晓光:热战鼻祖、遏制之父——乔治·凯南

   乔治-凯南出生于威斯康辛州的一个普通家庭,幼年丧母。1925年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进入外交部接受了专门俄语和俄国事务的培训,之后进入美国驻苏联大使馆担任大使助手兼翻译。1944年至1946年他出任驻莫斯科代办,在此时期他细心调查研讨了苏联的政治、经济、军事、民生,也因此对俄罗斯怀有敬意和热爱。而对苏联的制度抱有极负面的评价看法。他描写过自己1944年10月在莫斯科街头散步时的感受:似乎是在这里渡过了童年,眼中的一切、耳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习和亲切。尤其是在对苏联基础民生做了详细调查后他确信美国一定能在美苏竞赛中取胜。当苏联人民在欢庆二战完毕时他却说:“人们都在喝彩雀跃,他们以为战争完毕了,其实战争才刚刚末尾。”


   2005年3月18日,《纽约时报》和《华盛顿日报》同时在头版头条报道了一团体逝世的音讯,两家报纸标题区分为“热战时代顶级战略家”、“构筑美国外交政策的局外人”,此人便是乔治凯南。凡是学过国际关系史的人,对这个名字都不会生疏。尤其是二战以后的部份,美苏关系是个大头、重头,需求对热战来源之际的美苏各自的对外战略、政策行为、地缘政治、全球设想等一系列的效果停止较为详尽而片面细致的了解,其中美国热战政策的出笼和确定居然与一封来自莫斯科的电报亲密相关,因此电报的作者——乔治.凯南就成为一个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重要人物。

   一、著名的8000字“长电报”(Long Tele:gram)

   二战完毕后,美国局部政治家仍对美苏战时同盟关系的存续抱有梦想,而凯南关于这种想法五体投地。但凯南此时只是美国驻苏联大使馆的区区一个代办,无权直接越过大使致信华府表达自己的看法。但机遇总是垂青有预备的人。1946年2月22日,在外交范围打拼了20年仍碌碌有为的凯南终于等到了属于他的时机。当天,美国驻苏联外交使团暂时代办乔治·凯南(George-Kennan)正卧病在床。由于大使正在办离任手续,凯南暂时顶替大使处置华盛顿发来的电报。当天他需求回答的一封电报是财政部讯问为什么苏联人不想加出生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十八个月来这样的电报习以为常:战争部讯问为什么苏联人高层谈判没诚意;外交部讯问为什么苏联人不想援助欧洲战后重建。在一九四六年的美国政界看来,苏联仍是坚决的盟友和同伴,虽然几个月来似乎在撒娇闹着小脾气。虽然电报如雪片普通纷至沓来,但实践上再华盛顿没人指望驻苏外交官能对这些让人烦心的小脾气宣布什么一孔之见,说究竟他们不过是办事员:参议员访苏他们担任布置行程,杜鲁门想给斯大林捎口信他们担任填表。政策早在华盛顿的各个部门制定好了,只是例行私事地发个电报给驻苏使馆,等着例行私事的回话,彼此走个方式,然后上交总统办公室。

   但时年42岁的乔治·凯南并不想私事公办的文牍主义的既定顺序中消耗自己的余生,他在20年的外交生涯中疲于奔命、兢兢业业却碌碌有为,不出不测的话,再熬几年将凭着资历派驻某个无足轻重的小国当个大使,然前进休回国保养天年。不甘愿就这样默默无闻的乔治·凯南在床上读完财政部的电报,叫来秘书多乐茜·海斯曼小姐( DorothyHessman)草拟回复,他盯着多乐茜的笔看了一会儿,“明天可得让你的手享福了”。于是,正在发烧,重感冒惹起鼻窦发炎、牙龈出血的他,哑着嗓子口述了一封八千字的回电,篇幅之长让习气了下属慎重作风的多乐茜大吃一惊,由于她所熟习的外交任务准绳之一是严谨、繁复、简明,如此之长的电文在外交史上实属稀有。

  

  

   乔治·凯南

  

  

   时间:1946年2月22日

   地点:美国驻苏联大使馆

   主题:凯南就美国财政部讯问苏联会否加出生界银行及世界货币基金组织一事回电

   内容:国务院2月3日第284号电令要求回答的效果,既复杂又十分敏感,既与我们惯例思索极为不同,又对剖析我们所处的国际环境十分重要,我真实无法将我的回复紧缩在一份复杂的电文中,又防止形成我以为是十分风险的过火复杂化。据此,我希望国务院可以容忍我将我的回复用五个局部提出。这五局部的小标题区分是:

  

  

   人物:大使级代办乔治·凯南和秘书多萝西·海斯曼


   1、苏联战后(战略)思想的基本特征;

   2、这一思想的背景;

   3、这一思想在政府政策层面的反映;

   4、这一思想在非政府层面的反映;

   5、从美国政策角度的可行性推断。

  

   请允许我先就对电报通讯所形成的担负表示歉意。但是,所触及的效果,特别是思索到目前发作的事情,是那么的急切、那么的重要,我以为对这些效果的解释——假设这些效果确实需求我们予以注重的话——(采用如此长电的方式)是值得的。

  

   1946年2月22日,美国驻苏联代办乔治·凯南向国务院发回一份8000字的电报,对战后苏联的外交实际、对外政策、行为动机和做法以及美国应当采取的对策,提出了片面系统的剖析和建议,为美国“曾经采用的‘强硬’政策提供了一个完美的实际和逻辑的依据”。凯南把这篇全名为《美国驻苏联大使馆代办乔治·凯南致国务院电报第五逐一号》的电报分为5个局部,使“每一局部都是独立的,而且看起来不会长得离谱”。电报对二战之后的苏联政治与外交停止了详尽剖析,并提出了应对克里姆林宫的基本准绳:由于传统的不平安感,苏联的对外政策具有扩张性;当政者不愿与西方世界接触,以免国民了解真相;而且斯大林坚信,与西方的抵触是不可防止的。

   这封著名的长电报经过火析俄罗斯人的民族性,苏联的民族、社会与经济、政治的状况和特征,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马克思主义为何首先在苏联大获成功等深层效果,来解读和判别苏联对外政策的逻辑,进而提出美国应采取的对苏政策方针。在历史上初次明白指出,虽然苏联人民战争而友好,可是俄罗斯民族主义在缺乏平安感的心思驱使下,需求经过树立一个外部朋友来证明其集权制度的合理性,由于地缘政治和看法形状的诸多缘由,苏联肯定选择消灭资本主义和与美国对峙的政策的立场。于这样一个难以妥协的朋友对话谈判,收效能够微乎其微。但与纳粹德国相比,社会主义苏联无论经济基础还是看法形状仍是一个弱小力气,特别是由于在二战中遭受的庞大损失,苏联经济相关于资本主义仍处优势,所以绝不会冒险扩张。电报因此判别,正确的美国对苏政策应该是:面对苏联政府,既不能妥协,也不用诉诸武力,坚持继续在国际事务上与苏结协作的天真梦想,经过媒体教育美国民众了解苏联的真相、防止社会主义看法形状的分散,努力处置美国国际效果不让苏联有可趁之机;援助欧洲各国战后重建,培育欧洲的反苏阵营以到达遏制苏联的目的;他还精准地预见到社会主义阵营必将分化。总之,虽然美苏不大能够协作,但也无须诉诸战争,可以采取“遏制”苏联扩张的政策,促使苏联政权安康并走向最后解体。

   这封也许是美国外交史上最重要的电报,在华盛顿的各政府部门被普遍传阅、惊动一时,惹起了决策层的普遍关注,凯南也因此遭到美国国务院的高度注重。“我的名声由此确立。”乔治·凯南(George F.Kennan)在自传中不无自得地写道。虽然他终身著作颇丰,各种著作多达20本,其中《苏联分开战争》和《回想录》还为他赢得了两个普利策书奖和国度图书奖,但在世人看来,乔治·凯南最著名的还是那封电报。美国政府高层十分注重这个“长电报”,杜鲁门总统和国务卿马歇尔以此为基础制定了热战时期以对立苏联为中心的美国外交和全球战略,由此揭开了热战的序幕。。

   随后,凯南又以X署名进一步阐发了其对苏政策观念,在1947年7月的《外交季刊》宣布了题为《苏联行为的根源》的文章,系统论述了“遏制实际”,主要内容有:

   1.苏联行为的动机根源,是俄国人传统的天分和不平安感。这种不平安感来自于“对西方更无能,更弱小,组织得更好的社会抱有畏惧心思”。因此俄国人追求平安的独一做法,是为了彻底消灭同自己竞争的国度而停止耐烦和殊死的妥协,决不会同那个国度达成妥协。

   2.苏联行为的实际依据。凯南以为马克思主义实际是苏联维持国际“专制制度”和同外部资本主义世界停止妥协的实际依据。“苏联的意图必需一直庄严的披着马克思主义的外衣”,以保证对内虚弱的政权取得外部平安。

   3.苏联的政策目的。凯南以为苏联的近期目的,是从一切方面努力于提高苏维埃国度的权利和威信,力图分裂和削弱资本主义国度的力气和影响,以及努力扩展苏联的权利范围。

   二、遏制政策

   4.美国的对苏政策。美国不能够指望在可遇见的未来同苏联政权享有政治上的亲善关系,美国必需在政治舞台上把苏联当作对手而不是同伴。对苏政策的主要要素,必需是一种临时的、耐烦但是坚决、并且时辰坚持警觉的“遏制俄国扩张倾向的政策”。苏联关于明智的逻辑无动于衷,而对武力的要挟表现敏感,所以只需美国拥有足够的实力,并标明将运用实力的时分,就可遏制住苏联,不用诉诸武力。

   5.遏制苏联的目的。遏制苏联扩展权利范围的努力,把苏联的影响限制在其外乡和东欧,并竭力促使其外部发作变化。乔治·凯南的遏制实际对战后初期美国对苏战略和政策确实立和执行,发生了直接的严重影响,为杜鲁门主义提供了实际依据。

事先从战时美军顾问长转任国务卿的马歇尔将军正需求这样一位具有共同外交理念并且熟习苏联政策行为的人才,因此将凯南提升为国务院政策研讨室主任。事先乔治·凯南的办公室就在马歇尔办公室隔壁,可以经过衔接两个办公室的边门相互出入,享有直接递交报告的特权,并为马歇尔设计了著名的“马歇尔方案”。1947年,他以“X”之名,在《外交季刊》宣布了《苏联举动的根源》,可视为“长电报”的加长版续篇。文中建议“美国对苏联政策的主要特征,必需是对苏联的扩张倾向加以临时的、耐烦而坚决的、警觉的遏制”。这是乔治·凯南第一次正式提出“遏制”的概念。事先热战末尾,美苏关系好转,美国在寻求新的对苏战略。凯南的学说应运而生、适逢其时,“遏制”旋即成为“热战”的中心词汇,也是20世纪国际关系和热战史时期最重要的词汇之一。不过事先凯南并未对“遏制”停止严厉界定,致使这个词一度被曲解为“军事遏制”。随着国际环境风云突变,东西阵营对立加剧,丘吉尔于1946年宣布了“铁幕”演说;1949年北大西洋条约组织成立,联邦德国和民主德国先后树立;尔后华沙条约组织成立;美苏两大阵营的军事对立进一步组织化、制度化,“遏制”政策作为军事战略的框架和特征也日益固定和突出。关于这一严重的曲解和误用,凯南倾其后半生停止廓清和修正,他说,自己从未想象过苏美之间的战争,“遏制”应为“政治遏制”,即采用政治、外交的手腕,而非“军事遏制”。所以当“X文章”宣布35年后,有杂志试图采访凯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